所在位置: 工伤赔偿法律网 > 工伤案例 > 裁判规则 > 正文
湖南省高院:违纪早退也可认定工伤!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19-09-23 15:09:00 浏览量:

湖南省高院:违纪早退也可认定工伤!

案号:(2018)湘行再24号

基本案情:

沈某1之父沈某2生前为金水湾山庄的保安人员。2015年3月4日,沈某2约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工作场所,晚上约提前1小时离开工作场所,回家途中,沈某2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而死亡。

2015年6月29日,沈某1以沈某2下班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向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人社局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沈某2的死亡情形为工亡。

金水湾山庄不服,遂于2015年9月6日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人社局《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人社局对沈某2因交通事故死亡是否符合工伤重新作出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系社会保障行政确认争议。争议的焦点为被诉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职工迟到、早退,系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该行为不足以导致员工失去工伤保障的资格,因为这种过错和失去工伤保障资格这一后果相比严重不合比例。

本案中,沈某2约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工作场所,晚上约提前1小时下班。人社局根据视频资料认定沈某2离开前与保安队长苏某有过交谈,并手持单位发给物品离开,苏某未阻止并在此后未对沈某2进行寻找,其表现情形与申请人沈某1主张的情形相符。经审查,该视频资料模糊不清、难以辨认,故该认定证据不足。提前上班,单位理应为员工发放加班工资等待遇;未经许可提前下班,理当认定为违反劳动纪律的行为。人社局认定沈某2提早下班离开单位的时间为合理的下班时间,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沈某2提前离岗的情形不排除其享受工伤保障的资格,但是被诉行政行为认定事实证据不足,判决撤销人社局《认定工伤决定书》;人社局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六十日内,重新作出行政行为。

法院二审审理查明:

沈某1之父沈某2生前受聘为金水湾山庄保安员。2015年3月4日,沈某2作为试用期员工随保安队长苏某上中班(下午5点至晚上12点)。沈某2于下午4时10分签到,于晚上10时50分擅自提前下班回家。当晚23点10分,在绥宁县城长征路汽车总站门前路段因陈某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沈某2被撞身亡,经绥宁县交警大队认定,沈某2不负事故责任。事故发生后,沈某1一方与金水湾山庄协商赔偿未成,沈某1代表相关权利人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人社局于2015年7月13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以沈某2提早下班离开单位的时间应当视为合理的下班时间为由,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沈某2的死亡情形为工亡。

此外,沈某1通过民事诉讼获得陈某及保险公司赔偿31万元(已支付16万元,余款尚在执行中)。

二审法院认为:

关于沈某2提前下班的定性问题。据相关证据证实,沈某2于事故发生日晚上10时49分离开公司,并未按照金水湾山庄的有关制度规定请假,属于擅自提前下班。沈某1主张沈某2提前下班得到了保安队长的同意和默许、没有违反劳动纪律,与案件事实不符,不能成立。人社局在工伤认定决定书中就此作出与沈某1方主张相符的推定,缺乏足够的证据证实。金水湾山庄主张沈某2擅自提前下班、违反了劳动纪律,予以采纳。

关于对沈某2的死亡应否认定为工亡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对此规定中的“上下班途中”,通常从空间、时间、目的、合理性等四个因素考察,理解为:职工以上下班为目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于工作地和居住地的合理路途中。基于《工伤保险条例》“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之立法目的和“不考虑职工非故意违法过错”之工伤认定原则,在“上下班时间”的合理性认定上应当采取相对宽松的标准。职工一定时间范围内的迟到早退行为,虽然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属于违反劳动纪律,但并未达到故意违法过错程度,不足以影响上下班途中工伤情形的认定。本案中,沈某2在事故发生日虽然擅自提前下班,违反了劳动纪律,但仍应作为上下班途中工伤情形对待,其因交通事故死亡应当认定为工亡。人社局对沈某2提前下班行为的定性存在偏差,但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认定沈某2的死亡为工亡正确。金水湾山庄起诉要求撤销人社局所作工亡认定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应当予以驳回。沈某1要求维持工亡认定的上诉主张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撤销人社局《认定工伤决定书》、责令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不当,应予纠正。据此,判决:一、撤销一审行政判决;二、驳回金水湾山庄的诉讼请求。

金水湾山庄不服,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法院认为:

《工伤保险条例》(2010年修订)第十四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工伤”。本案中,沈某2提前下班系早退,属于违反单位劳动纪律的行为,应当承担相应的违反劳动纪律的责任。故早退行为与工伤认定属于不同的法律关系。工伤认定是无过错认定,受伤害职工是否违反单位规章制度、劳动纪律等不是认定工伤的前提条件。因此,沈某2早退违反劳动考勤制度的问题,不影响其发生交通事故是在“上下班途中”的性质认定,且其本人不负事故责任,故沈某2早退后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之情形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规定。

关于金水湾山庄主张沈某2擅自提前下班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在“合理时间”内往返工作地与住所地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了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对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认定为“上下班途中”的四种情形。本案中,沈某2虽系早退,但其从工作单位回家的路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是客观事实,仍应视为在合理时间、合理路线的下班途中。因此金水湾山庄的该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人社局在《认定工伤决定书》中“采信沈某2提前下班得到管理人员默许的情况”有误,但其认定沈某2是在“下班回家途中”发生非本人主要责任交通事故死亡的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法规正确,应予维持。判决如下:维持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文地址:http://www.ft22.com/guandian/9288.html
上一篇:工伤认定中对是否为上下班途中的判断
下一篇:急救医生在家突发疾病死亡,是否属于工伤?